我想...男女之間只要找到平衡點就好 。

男生說:
有種女生讓我很喜歡,卻不忍動情,
跟那種女生在一起時,會有種溫暖的感覺,
那感覺並不出自激情的感動,
而是來自於彼此心靈的了解,
真的,跟那種女生在一起時,你不會當你自己是個男生,
你們只是聖潔的分享,彼此心中的感動和心靈的交會,
沒錯,
當你發現她的心和你是如此貼近時,
常會想給她個結實的擁抱,
但當接觸的一瞬間,相視一笑,
有些東西是比愛情更珍貴的。

這種女生當女朋友是種浪費,
我害怕她做的我女朋友後,
我必須每天守著電話等著她的聲音出現,
我害怕我必須說些黏膩的話哄她,
更加害怕現實的束縛,會限制住純潔的心。

這種女生,我真的好喜歡,但我不動情,
愛她,但遙遙的守護著她,
喜歡她,卻不佔有她。
這種感覺真棒,
既不用為情所困,為她的行為控制自己喜怒哀樂,
又能享有心靈的交融。

有很多人都為交不到女朋友所苦,
但有女朋友真的很好嗎?

與其狂烈的追求,相戀如蜜,還不如交個好朋友,
淡淡的,卻很甘美。

女生說:
有一些男生,很令我動心,但不動情。
怎麼說呢?
因為他們給我的感覺像朋友,真正的朋友。

我可以和他們很坦誠的談論彼此的愛情觀、婚姻觀,
以及種種的人生問題。
在他們面前,
我會忘記自己是女生,
就不會撒嬌、嫉妒、耍心眼,
我和他們各站在天平的兩端。

我們可以一同看電影、郊遊回來,
在車站揮揮手,各自去等自己的車,走自己的路。
這種感覺好極了!
我覺得自己很有尊嚴,人的尊嚴。

信不信?

跟這些男生相處在一起,甚至比跟同類的女生相處來的愉快。
女生的聚會,是黏稠稠的,像一鍋濃粥,溫暖在胸,
但是吃多了會撐,一眨眼又餓,
簡直沒什麼營養可以吸收,
而且很多女生都為情所困,
談來談去總是心有千千結,別人管也管不完。

跟這些男生相處,就像一同「溫一壺月光的酒!」

是給彼此的心靈加養料,讓彼此潛在的才能發酵,揮發靈魂的芳香。
真的,這些男生所散發出來的生命活力,深深感動著我。

不可否認的,
當我好不容易從「瓊瑤」跳到「蘇偉貞」,
他們早已背著「唐宗毅」和「牟宗山」回頭來等我。

我很驚訝,
他們不必從文字、故事的迷林披荊斬棘,

就能一眼洞穿人生的奧祕,甚至開始為旁邊的同行者掌燈。

能結交有智慧、理想與熱情的朋友,是人一生莫大的幸福吧!

我是這樣著迷於他們高貴的氣質,
也感謝他們把我當「朋友」看待,

不因為我是女生,就隨便說些甜言蜜語來哄我,或者根本不睬我。

如果,追求人生的伴侶也必須如此相知相惜,
那我實在「捨不得」把這些男生當成男朋友。
我害怕一旦變成男女朋友,
我就會計較他不送我回家、他不說些好聽的動心話,
他寧可送我「尼采與上帝」也不送一朵小花……\r
我還擔心,

從此他只要我乖乖的陪在一旁,微笑地看他在眾人間侃侃而談;
我發問的機會都沒有,遑論有所質疑。

似乎兩人之間只要滲入感情元素,氣氛就不一樣了。
比如去看一場好電影,
有幾對情侶在互相依偎陶醉之餘,
還能正襟危坐的討論那場電影的成就?
在無聲勝有聲的時刻,那實在太無趣了。

何況,
男女朋友總會嘔氣,甚至最後各奔前程,這就更無趣了,
愛情消逝,友情也跟著淡漠。
說什麼「我們仍然是好朋友」,都是鬼話!
就算這不是一廂情願找台階下,
? 茯O雙方共同的心願,
這心願也太殘忍一點,何苦把自己逼到那麼窘迫的境地!

分手而後重逢,能說些什麼呢?「縱使相逢應不識」
尤其是當對方的身邊又多個人的時候。

對這些男生,我的確是心動而不敢、不忍動情。
唯恐不小心逾越分際,徒惹一身煩惱。

當然,偶而會有那麼幾剎那,會情不自禁、悄悄地流露愛慕之意,
他感覺到了,我也感覺到了,
但是握手的瞬間也只是輕微的感覺,
當我們抬頭再看看澄澈的天空,
以及對望彼此無私的眼眸,

我們知道︰有些東西會比愛情恆久,更值得我們追求。

這種默契,是屬於男女私情之外的,我如此相信。

男朋友或是丈夫,都是另一個封閉而完整的圓,
對我這個圓來說,
可能是相交、相切或重疊,
甚至根本在另一個空間,八竿子也打不著的。
無論如何,
我在他面前,
還是要保持一個圓的形狀,
把自己紮成一個花球,隨著愛情的頻率跳動。

可是在這些男生、這些朋友面前,
我卻可以鬆開五花大綁,成為一條無限延長的直線,
因為不用費心去畫一個圓,
或是費心去和另一條直線相交叉,
我們只是各自奔跑,志同道合就彼此吸引,
成為兩條,甚至一組平行直線,
也許不屬於同一個平面,
但是彼此知道、看得見、互相扶持、互相敬重。
我期求這樣的友情,這樣的男生令我動心而不動情。
愛有許多不同的名字,其中之一叫『體諒』。

狗狗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